文章正文
法学理论在文学作品《审判》中的应用研究(一)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11-22 18:01:47    文字:【】【】【
摘要:对法律理论在文学作品中的适用的研究是法律与文学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文学作品以历史叙事样式为表现手法的解释具有平等性、开放性和多样性的优势;另一方面法律作为通过文字设立的规则体系也需要文学作品的表现张力。在古往今来众多集文学与法学于一身的美文专着中,卡夫卡的长篇寓言小说《审判》塑造了不道德的执法者,在对罪与非罪的推定的争论中,通过主人公K的命运轨迹,揭示了法的隐秘性造成的不公正和证据规则背后的法律悲剧,引起了众多研究着的浓厚兴趣,而卡夫卡本人也因此被作为后现代法哲学的研究典范而与但丁、莎士比亚和歌德相提并论。通过对作品《审判》的梳理和评述,对作品中涉及的法律形式、审判方式、证据规则等法学相关理论进行了重点分析,并结合主人公K的人生轨迹以及作者卡夫卡的生活背景,对相关法学理论对后世的启示作用进行探讨。

对法律理论在文学作品中的适用的研究是法律与文学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文学作品具有虚构性和戏剧性的特征,“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其以历史叙事样式对历史截面的法律生活和法律意识进行记录和解释,具有具有解释上的平等性、开放性和多样性;另一方面,正所谓“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法律理论是通过文字设定的规则体系,其高度抽象、高度原则的表述方式需要文学作品的表现张力来增加其普遍的公信力,同时以文学作品的自由创作及人身、财产权利为保护对象。例如,法学家在声讨秦始皇严刑峻法时道“画地为狱,议不入;刻木为吏,期不对”,“天下之患,莫深于狱;败法乱正,离亲塞道,莫甚乎治狱之吏” ,而诸如《过秦论》《报任安书》《窦娥冤》《威尼斯商人》《罪与罚》等古今中外涉法文学作品都蕴藏对法律、法律人、司法实践、道德与法律的关系等问题的深入思考。其中,卡夫卡的长篇寓言小说《审判》对刑法制度中关于罪与非罪的推定的争论尤其引起了古今中外诸多法学家的研究兴趣,分别被罗兰巴特、艾柯称赞为“可写的文本”、“开放的文本” ,其本人也被作为后现代法哲学的研究典范而与但丁、莎士比亚和歌德相提并论。

卡夫卡的《审判》概述

1、情节梳理

主人公约瑟夫?K是一家银行的高级职员,在一个实行宪政的国家里却无缘无故地被某秘密法庭宣布逮捕。K决心把案子搞清楚,于是四处奔走,然而直到庭审开始“是何罪名、谁是控告、法律依据”等诸多问题都始终没能明白。刚开始,K坚信法律的公平和正义,慷慨陈词,据理力争。但是当他面对形形色色的执法者(贪赃枉法的看守、迂腐可笑的检察官、养尊处优的预审法官以及众多追随者)过后,K终于渐渐明白了些什么,那是一种恰似泥牛如海的冤屈和无奈的绝望跟苦楚。最终经过莫名其妙的庭审,法庭针对对K的指控并未拿出任何证据,也未宣布犯了什么罪名,却始终坚持认为他是有罪的。尽管法庭没有关押K,但K却整日处于无形的巨大压力之中, 生怕为自己招致更大的麻烦。于是,K开始对自己进行不断的反省,结果连他自己也不能肯定地回答自己是否有罪。最后,K在艰难的熬过一个月后,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被两个黑衣人带到郊外像狗一样的处死。

2、作品简评

卡夫卡是法学博士、工伤事故保险公司的一名律师,而作品《审判》是卡夫卡以神秘的法与腐败的司法为描写对象的代表性作品。如同卡夫卡的其他小说作品,《审判》有意舍弃了故事背景的描述和对事件、行为、人物的态度,而只叙述事件与过程。例如小说中,主人公K被捕后却可以照常上班,卡夫卡并没有对该角色关系进行过多的介绍、解释,而是注重主人公K在司法关系中的表现。卡夫卡将《审判》的整个故事情节及社会背景简化成了“个人与法庭”、“司法程序与被告个体”的法律关系 。其中,个人与法的关系都作了形而上的处理,例如主人公K只是一个类型化了的人,法庭也仅仅是一个象征。

卡夫卡本人在谈到作品《审判》的创作时说道,“在那样的情景假设(最后的审判)下,人人都是罪孽深重的” 。在作品中,司法主体(即执法者,包括象征法律权威的法庭)是一支极其腐败、神秘、专断而迂腐的队伍。例如法庭内部文牍周转、诉讼过程讳莫如深,盛行暗箱操作和官僚做派。又如长达九个月写不出申诉书却暗通行贿、偷盗之术的律师等等;而法是一个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游戏场,而百姓就是这个游戏场中的猎物、配角或玩虐的对象。正如卡夫卡在《笔记》中描述的情形“无论野兔是在猎狗跟前,还是遁入丛林,都难以逃脱猎狗的追捕”。野兔和猎狗的游戏假象深刻的反应出了人们往往受制于法的权威,而这种权威大多数时候又被少数的权贵所掌握。由于这种权威往往高高在上,且具有一定的神秘性,给人们以巨大的恐惧。卡夫卡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有一种对未来的恐惧,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使自己感到可笑和羞耻的恐惧。”

脚注信息
友情链接: http://www.bjxrgs1.com